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祖国统一 正文
为了谁一一遵义民革九支慰问抗战老兵札记之一
作者:zymg 来源:遵义民革 日期:2020-09-29 阅读:1183

七月流火,按理应该是凉爽的时候了,云贵高原依然是艳阳高照。

8月29日清晨七点半,遵义民革九支慰问抗战老兵小分队一行三人行进在银百高速公路去往务川、道真仡佬族苗族两自治县,看望那里的抗战老兵,第二次代北京民革海淀区等工委送慰问金。

务川的志愿者徐新已等候多时,她最近忙于培训就业人员,硬是挤出来时间陪同我们。

            

微信图片_20200909163702_副本.jpg


王大刚老兵年初满89了,全市老兵中最年轻的一位,是抗战中的娃娃兵。他今天看起来气色挺好,去年来的时候,他正生闷气呢,为了儿子儿媳的外出一周,实际上都给他安排好的,每天住在附近的女儿送饭,照顾他生活。但他依然不开心,那天见到我们便唠叨开了,说着说着他也就笑了。

看见要为他拍照,嘴上没说,心里明白着呢,进屋去很快出来,已换上黄军装,胸前佩戴着几枚抗战纪念章,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笑容可掬的与大家一一合影。他抗战曾随部队去过云南蒙自,广西,广东,后回乡务农,又加入共产党,在村支部工作了一辈子直到年轻人接上。老兵儿子说,父亲最喜欢吹口琴,可惜被一位亲戚拿走了,那赶快网购1只,大家急切地建议,希望老兵晚年快乐!



 94岁的杨昌亮老兵身体健朗,干净,利落,思维清晰,尽管与儿子们住在一起,但坚持做一日三,银行卡也自己保管,空闲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盆景,每天都要从屋外的小路,沿着弯曲的坡道到街上溜达两小时……



他微笑着任九支副主委王祥禄替自己整理衣裳,佩戴纪念章,思绪似乎飞向遥远的过去,他抗战胜利后加入解放军进朝抗美,始终保持着军人本色。

相聚是短暂的,离别时杨昌亮老兵依依不舍,明年再来看你,党员夏罗义大声地说。他不停地挥着手,直到我们看不见。



下午5时许抵达道真。秦天明老兵儿子秦元福前天就说,我一定要煮顿饭给你们吃。志愿者都勇告知,当地风俗,不吃就视为瞧不起。哪敢?我们接受。何况今年九支慰问重点就是秦家。现在全市健在的42位老兵中唯有秦天明租房住,他退休近四十年,今年工资涨到了4千出,但儿子为照顾他,还管俩女儿的生活起居上学读书,不能外出打工挣养家,一家4口全靠秦老兵工资,租房一年一万,大女儿中考差两分,上民办高中一学期学费5千多,生活很是有些紧张。志愿者都勇告诉我们,五年前,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时任县委书记的刘东明看望秦天明老兵时曾指示要解决住房,但他儿子老实,基层一句话,你父亲有工资就被堵住了。如果说遵义市民政部门是在全省率先,也是至今唯一给农村没收入的抗战老兵补贴的地级市,那道真县又是全市的率先,对抗战老兵的补贴与退伍军人一个标准,必须大赞!临来前,市人大副主任、民革遵义市委主委朱庆跃叮嘱:一定要把秦家的情况了解清楚,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妥善解决秦老兵的住房问题。

秦元福带我们去了《新湾   福源小区》,这是为被拆迁的农民修建的安置房。秦家在玉溪镇巴渔村红旗组有一间建筑百年的房屋,现已破败不堪,属危房,不能住人,但又不能原地重建,原因是离道真全县水源供应的沙坝水库斜线距离不到500米。听说小区清退出十几套安置房,要是父亲能在有生之年住进这,该多啊!哪怕是六楼,我愿每天背他下来散步,园区路平且宽,不像出租屋外凹凸不平。秦元福眼里流露出无比的羡慕,渴盼……。

        


次日晨8点,都勇驱车陪我们去三桥镇彭昌孝老兵家,一路上的宣传画传递着:   这里就是入选国家非遗名录的仡佬族特色且最隆重的食宿礼仪“三幺台”发源地。即一轮宴席经茶席,酒席,饭席等三道程序才结束。一般只在婚娶,寿庆,建房等重要节日启动。据说2018年春节前还引来了央视《美丽中国唱起来》栏目组,去到三桥镇王家大院录制传播仡佬族习俗和文化的节目呢。尽管很吸引人,可慰问任务紧,我们不能停留。


       

回到县城,先看望94岁的离休的抗战老兵邓世元,因胃不适住院输液,精神尚好,见到我们便双手抱拳,他思维清晰,记忆力非凡,迄今还记得随军到独山再到广西一带阻击日军进犯,半个月时间里,日军就缴械投降了,真是幸运。好巧,他竟然与另一离休老干胡忠勇同在71军88师264团,只是连队不同。胡老兵出去遛弯了,老伴喊孙子外寻,一边为我们沏茶,削水果,这空挡,都勇指着客厅墙上挂的纪念镜框 ,喏,这是桂林慰问抗战老兵志愿者专程送来的,他还深情回忆起,年初去世的彭锡云老兵,抗战期间在广西单枪匹马炸荔浦城墙,让部队顺利通过的壮举。正说着,胡忠勇老兵回来了,他满面笑容与每个人打招呼,我们送上慰问品,其中有遵义名小吃,老谢氏鸡蛋糕,胡老兵连称,这个好,这个好!说来是一次无意之举,到湄潭县党员的企业开月会,顺便带了盒给社联人士的抗战老兵父亲,反馈的结果是喜欢,于是这便成了九支的慰问必备品。



返程的路上,有同志声音沙哑了,的确90多岁的老兵们,听力明显下降,大声在其耳旁“吼”,未必都能听清,回忆战斗历程更是困难。其实,告之谁来看望,谁来慰问都不重要了,只要这些曾经在中华民族遭遇危难,挺身而出,抗击日军,奉献青春又幸存的老英雄们,能在夕阳的辉映下,无忧无虑,愉快幸福地安享晚年就好。事实上,从他们慈祥,温和,干净和有些迷离的眼神中,分明读出了老兵们想要说的话: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