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理论研究 正文
髽鬏山战斗始末——抗日战争宛平(南口)战役拾遗
作者:zymg 来源:遵义民革 日期:2020-04-23 阅读:250

陈铁,贵州遵义西坪人,七七卢沟桥事变后,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四集团军第八十五师(下简称85师)在北京门头沟髽鬏山对日作战。史书把这一仗统一归到“宛平(南口)战役”,缺乏对髽鬏山战役介绍,甚至连正式的战役名称都没有。陈铁将军的这一历史功绩,一直埋没在史海里。文史专家尹向东在《纪念85师抗战烈士》一文中写到当汤恩伯的第13军撤走之后,这支中国军队在河北宛平髽鬏山(即北京门头沟髽鬏山)又独立抵御日军五个联队的猛烈进攻达21天,堪称抗战全面爆发初期的一次经典战例,其惨烈程度不亚于南口之战。卫立煌之孙卫智在《卢沟桥事变后的门头沟作战》一文中,也只简单地写道:“26日晚21时30分,第85师第225旅投入一线,完全接防桃玉山、髽鬏山、庄户、千军台等地。”至于髽鬏山战役是怎么打的,仍无只字说明。


2019年11月,民革遵义市委《补充完善陈铁纪念馆资料》工作组特派党员陈丰伦同志到南京中国第二档案馆,查到了“第八十五师参加平汉会战在门头沟附近战斗详报”。至此,我们才能真实全面地叙述髽鬏山战役,填补“宛平战役”中“髽鬏山战役”的空白。


髽鬏山战役背景:1937年8月8日,日军独立混成旅对南口发起猛攻,虽然遭到汤恩伯第13军的痛击,但随着日军第5师团持续投入,中国守军已经很难支撑下去。就在中日军队激战于南口之际,一支国军出人意料地由涿州北上突袭北平,将正在全力进袭南口的日军部署全部打乱,并一度引起驻屯天津的日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的恐慌,进而调兵堵截。


8月11日,国民党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奉令率所属第10、83、85个师投入战斗。其中陈铁85师师长。战斗至8月26日,第10师和第83师团在镇边城和千军台与日军第5师团三个联队和第6师团两个步兵联队发生激战。由于国军缺乏重武器和制空权,第10师和第83师团伤亡惨重。此时,卫立煌得知南口主力第13军已开始突围,第14军没有继续驰援南口的必要。于是,命陈铁的85于当晚21时30分投入一线,完全接防桃玉山、髽鬏山、庄户、千军台等地,拒止日军继续驰援南口,确保第13军安全撤离。


陈铁率85师所4个阵地呈平行四边形布列。髽鬏山为阵地之锁匙,因此,战斗也最为惨烈。


战斗经过:当85师255旅510团到达髽鬏山侧的大寒岒时,日军已迫近桃玉山和髽鬏山。510团二营抢抓战机,快速占领大寒岒1394高地,向髽鬏山来敌发起攻击,多次将敌击退。次日,二营主力沿髽鬏山东侧高地向清水尖之敌夜袭,途中,遇由龙王庙向髽鬏山增援之敌约200人。二营将此敌击退后,撤回原阵地。当晚2时,陈铁率师部达吕家村,靠前指挥。28日,师部接总司令电令:以一部接替83师庄户阵地,并于千军台大寒岭杨家村等处构成数线之据点式纵深配备,担任军右侧安全之掩护。陈铁即令255旅主力接替83师,由北坡经铁柱山、东坟上、桃玉山、髽鬏山之线构筑第二线阵地、253旅在山神庙、大寒岭1390高地构筑第三线阵地。29日,敌以猛烈炮火向255旅阵地轰击之后,发起进攻,均被击退。下午5时,守备髽鬏山的机枪连发现敌纵队由清水尖北侧向西北运动。陈铁迅速判断:敌之兵力约为一个大队,企图迂回左侧,攻击髽鬏山,即令505团一营推进至髽鬏山左侧隐蔽待敌攀登到髽鬏山腹地时,突然袭击。正如陈铁师长所料,日军600余人运动到髽鬏山北侧高地,进入射程范围505团一营由东西两侧发动攻势,歼敌一百余人。日军阵脚大乱,分西北两路逃走,于次日分别向髽鬏山之外的三个阵地发动进攻,从早打到黄昏,未能攻占山头,丢下遍地尸体退去。第二天,日军对四个阵地实施炮击,步兵未动,其目的是使85师阵地上的战斗人员无法休息。9月1日上午七时,日军在十余挻机关枪的掩护下,向髽鬏山猛烈进攻。510团二连待敌深入大网后,以猛烈火力袭击,至敌死伤惨重。日军退回髽鬏山西北高地,整顿队伍,企图于次日再战。陈铁果断令505团三营八、九两个连队夜袭敌营。晚20时,两个连队冲入日军阵地,以手榴弹密集攻击,随之开始肉搏战,直至将敌阵地完全占领,并未追击逃跑之日军,于拂晓撤回原阵地。日军一时攻不下髽鬏山,便连续两天对髽鬏山及周围的三个阵地实施炮击,使对手处于无法休息状态。9月5日上午,日军两个中队在八架侦察机和炮兵的协同攻击下,向509团的东坟上七连阵地发起进攻,同时,另外两个中队的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向髽鬏山发起猛攻。激战至15时,日军出动轰炸机八架,狂轰髽鬏山。没想到髽鬏山将士隐蔽得法,伤亡甚微,当日军进攻时,以最强火力压制,打退日军多次进攻。次日,日军两架侦察机侦察后,出动11架轰炸机轮番向四个阵地轰炸,投弹二百余枚。此次轰炸以髽鬏山和东坟上为重点。东坟上阵地完全被炸毁,官兵伤亡惨重。日军一个大队趁此向东坟上猛攻。双方用手榴弹相互攻击,随后展开肉搏。陈铁派出的增援部队在途中受敌机轰炸,未能及时赶到。七、八两连官兵伤亡几尽。阵地被日军占领。与此同时,髽鬏山受敌猛攻,虽打退敌人,却伤亡惨重。506团一连急驰增援,被三面包围。连长邱纯成率部顽强奋战,无法实现增援,便带兵绕越断崖,潜入敌隙,安全撤退。


总司令卫立煌接到陈铁战况,即令第十师58团接替85师506团山神庙至大寒岭阵地,固守官帽山至髽鬏山第一线阵地。


陈铁接电令后,及时调整部队。日军采用炮击战术,不断炮轰髽鬏山。然后步兵发起进攻,失败后又炮击,再进攻。如此反复,使髽鬏山处境十分险恶。战斗进行至8日上午7时,日军急于取胜,集中炮火对髽鬏山东南505团二营阵地实施炮击,摧毁了该阵地所有的工事和掩体,官兵死伤甚多。日军趁机发起进攻,逐渐逼近阵地。官兵们用手榴弹炸乱敌群后,发起冲锋,与敌展开肉搏,伤亡殆尽。幸预备队及时补上参战,暂时拒阻日军于阵前。战至13时,日军增援跟上,攻势更加猛烈。此时该阵地全营只有营副一人、代理排长一人、士兵70多人。在这伤亡惨重的情况下,敌机又飞阵地轰炸,二营官兵已无隐蔽立足之处,逐退移后方高地,用火力控制阵地。此时,守备髽鬏山北侧高地的二连向正面之敌施以佯攻,使日军将重火器和大部分兵力转向北侧,髽鬏山正面敌之攻势才逐渐减弱。至18时,日军发射黄十字毒气弹,因山高风大,作用甚微,只好进入髽鬏山东南部阵地,屯兵以待进攻。505团一连趁着日军休整,实施夜袭,战至22时,将敌打退。9月9日,85师所在阵地仍持续战斗。日军数次进攻失后,退回休整。


由于85师伤亡惨重,战斗人员锐减。卫立煌遂令第10师接替85师阵地。至此,陈铁的85师脱离髽鬏山、千军台等4个阵地,奉命开往石家庄附近指定地点休整待命。


陈铁率85师从8月26日担任髽鬏山4个阵地守备以来,作战15天,有效阻止了日军,为南口作战的友军减轻了压力,同时为13军安全撤离争取了充裕的时间。


此战,日军及伪军死伤4000余人。


陈铁的85师以牺牲近2000人的代价,固守了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