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祖国统一 正文
慰问抗战老兵路上的“铁军”——遵义民革九支
作者:zymg 来源:遵义民革 日期:2019-09-10 阅读:569

如果说抗日战争期间,国民革命军第74军以敢打硬仗,敢接困难,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被誉为抗日铁军的话,那么74年后,民革遵义市委第九支部只用六天时间,行程2000多公里,奔走在云贵高原的崇山峻岭,蜿蜒曲折的乡间小道,将民革北京市委海淀通州两区工委党员捐赠的慰问金2.7万余元,送到19位老兵手中,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遵义民革九支也是一支在慰问抗战老兵路上,敢打硬仗,敢接困难的“铁军”。



应该承认这次任务是有难度的,时间紧,地域跨度大,支部花名册里虽有20多号人,但有些同志常年在外,经常活动的十余位中,企业家又占多数,作为小分队召集人的胡嘉陵有些担心,不知有多少党员能参加?岂料,8月20日支部会上,廖小刚主委刚一宣布,大家都纷纷地表示支持,当即就敲定,24号全体出动。



那天,党员红花岗区社保局局长于影,科长陈峰(九支副主委),看望了一个老兵后就匆匆的走了,因为急于回去安排国务院督查组来遵检查的事情,实在忙得脱不了身,硬挤出时间表达心意。



支委王祥禄刚从新疆出差回来,又出现在慰问现场,他前期就自费制作了横幅,慰问板,并提前慰问了王国才老兵,才去新疆出的差。



接下来去的是习水县醒民镇马蹄村胡大德老兵家,从遵义去,来回差不多600公里,党员黄永只有周末有空,小分队联系他时,他有些迟疑,马上又说晚上回复,第二天,大家如期赶到集合点,才晓得他痛风发作,脚肿,很难受,但他坚持参加,并请哥哥来开车,他赤诚的心深深感动了支部同志,慰问结束后,当地村委会王主任说,你们的慰问成本高啊,是呀,油费600,过路费300,加之消费都是黄永支付的。



去凤岗,湄潭慰问的支委向传彬也是这样做的,他一直热衷于公益事业,今年三月,他组织自己的中医馆医师下乡义诊,此事还刊登在《团结报》上。



党员冷健在余庆慰问中也同样如此,慰问了乡下老兵后,已是午后一点,当地志愿者要请吃便餐,冷健说,不行,联络员杨胜美是送水工,陪同慰问不容易,于是便变成了余庆志愿者请客,九支党员冷健买单。此前,冷健就为慰问老兵捐款了两千元。冷健是遵义市驰龙驾校校长,汇川区政协委员,平时工作和社会活动繁重,但支部活动几乎没落过,据不完全统计,冷健义务培训贫困村民600余人,300多人获得驾照,近些年,累计为贫困地区捐助资金达20多万元。



在慰问余庆陆大鹏老兵时,党员彭朝奇胸前佩戴的民革党徽引起了老兵的注意,这位74军58师的吹号手在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去南京受降,对此有很深的感情,彭当即把微章取下,替老兵戴上,不同时代的两位老兵,同时敬起了军礼。



党员宋福来常年在外,能参加支部活动的时间十分有限,但他用特有的方式表达对老兵的深情,记得2016年初,仁怀河马硐上村祁云成老兵生活状况被披露后,他第一时间从外打款1000元,以后,凡是与此有关的活动,他都一次一次打款,500,800......


九支老主委夏罗义这次在慰问中的付出也可圈可点,他首先表达服从安排,党员朱江因脚扭伤不能前往余庆时,他主动顶上,连续三天奔波在慰问途中,展现了一个老党员深深的民革情结,以及对抗战老兵的一片厚爱。



党员陈志芬,人在重庆,接到电话后立马返遵参加,年轻的支委庞璇听说到边远的务川道真缺人,主动请缨,她上幼儿园的女儿需要接送,她说,我会安排好的,党员李涛在省内其他地方工作,只有周末返遵,他多次表示这个时间段可以参与,本来去贵阳符廷辉老兵的慰问已经说好前行,因为王祥禄正好在贵阳学习,才遗憾作罢,而胡嘉陵则全程参与了整个慰问。



小分队在去往道真务川的路上,还连续接到九支主委廖小刚关切的电话,作为一家企业董事长,在参加了第一天慰问后忙得实在走不开,但他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事实上,从九支2015年慰问抗战老兵起,他就全力支持,支部为老兵存档立传出画册的10万元,就是他赞助完成的。


在慰问抗战老兵的途中,每一位九支党员都会不约而同的想起曹洪,九支前支委,慰问抗战老兵活动的发起人,组织者,是他在2015年初提出开展这项活动,並与关注黔藉抗战老兵慰问团理事长何飞取得联系,制定路线方案,号召支部党员捐款,多方筹措资金,购买礼品,九支党员兵分4路,慰问了全市14个县市区80多位抗战老兵,而他只身一人去了边远的道真苗族仡佬族自治县。遗憾的是2016年2月5日下午,他在贵阳贵安新区协助安监局销毁非法制造烟花厂家的剩余材料时不幸以身殉职,享年47岁。九支痛失一位优秀党员。大家在悲痛难过之中决定把慰问抗战老兵的事做下去,仿佛曹洪並未离开,他还在我们的队伍中。



慰问在9月2日,抗战胜利74周年纪念日前夕圆满结束,完成了北京战友的嘱托。这,就是民革遵义市委第九支部。


附文:永远最美的记忆


代北京民革党员送慰问金的工作结束一周了,但许多动人的情节依然历历在目,那就是各县区志愿者的纯朴,真诚,热情和善良。说实话,没有他们,我们的慰问工作寸步难行,即使用导航也会周折一番,因为有些地方信号不畅,更何况这些老兵是志愿者多年辛苦查访的结果。



哪些老兵条件好,哪些有什么困难,只要出于公心,一般都准确无误,余庆的杨胜美,道真县的都勇,这方面让人印象深刻。杨胜美建议哪些不用困难补助了,把名额让给边远县份,最后就真如他所说,胜美每次都会召集好些志愿者一起,营造出热烈的场面,因为妻子上班,他每次都背着儿子来慰问,成了团队中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



道真的都勇也是实话实说,当地五位老兵中,两位较为困难,而秦天明老兵租房住的情况就是他提供的,尽管慰问名单上没有名字。



习水县刘弘马上到外地学习,什么地方下高速,请村委会王红主任带路,临走前都一一为我们安排妥当。务川的徐新参加志愿队伍不久,在我们到达之前,带着两岁的女儿,跑了差不多一天摸清了两家老兵的情况,另一家实在太远,也电话联系清楚,她说务川属边远地带,外面来看望的机会不多,建议给每位老兵都送上慰问金,最让人欣喜的是,在这几天里,她又发展了简露,郭双梅两位闺蜜成为志愿者。



新蒲的黄红,车祸受伤后,腿上钢板还未取,走路一跛一跛的,依然乐呵呵的为我们带路,还有凤冈的小伙王珺偲,陪着走了大半天,还主动换着开车,无怨无悔,湄潭的志愿者团队的夏阳和唐书梅陪我们去了茅坪,他们的父母都是抗战老兵,对这项工作倾注了无限的爱,每次去,夏阳都要向老兵杨传鼎老兵敬军礼,乐得杨老笑哈哈。



之前桐梓的彭丰,仁怀的邹安涛,播州区的徐强都陪同了我们,余庆的殷仲鹏,湄潭的李轻云,既是记者又是志愿者,每次陪同完后,还及时把稿件传递出去,很辛苦。


哦,还有两位重量级的人物没说,全省关注黔籍抗战老兵慰问团理事长何飞,为我们此次慰问全程亮着绿灯,提供名单,请志愿者配合,在去往习水路上,还接到他相关电话,遵义分团团长李安富也是一名参与对越反击自卫战的老兵,他陪同我们去了习水,务川,道真,一路上,做了许多服务工作,为我们记录了温暖的瞬间。




是的,这些可爱的人和事,成了我们在慰问抗战老兵途中,永远最美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