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祖国统一 正文
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 遵义民革第九支部开展慰问老兵活动
作者:zymg 来源:遵义民革 日期:2019-09-10 阅读:82

自2015年开始,遵义民革九支坚持开展的慰问抗战老兵活动引起北京民革的关注,抗战胜利74周年纪念日前夕,民革北京市海淀区通州区两工委党员捐款2.8万余元,用于慰问革命老区遵义的农村抗战老兵。民革遵义市委主委,市人大副主任朱庆跃一直心系抗战老兵,他多次委托驻会副主委李光全,过问关心帮助九支顺利开展慰问老兵活动,此次,又将任务交给了九支,为此九支主委廖小刚发起了慰问集结令,党员们纷纷响应,在骄阳似火的八月,开展了为期一周的慰问老兵活动。


慰问从播州区拉开序幕


8月22号上午,廖小刚及支部十余位党员首先来到播州三岔镇,97岁的徐钦魁老兵家,他身体硬朗,每天可以上下四层楼散步,谈起70多年前抗战的事记忆犹新,老人还掀起衣服给大家看留下的枪伤,说着说着眼里泛起了泪花,让党员们感受到抗战的惨烈,老兵的英勇。分别时,徐老握着党员胡嘉陵说,52天前见过你,确实,她此前曾经慰问过老兵,大家都感叹老兵惊人的记忆力。



石板镇的柳思玉老兵前不久摔了一跤,腿还没有完全好完,坚持从卧室走到外屋,大家连忙扶他坐下,柳老抗战时在云南参加过松山战斗,后来加入解放军,1950年回家务农,他高兴的与每个人握手,拉家常,分别时站在窗前久久的挥手……



而住在播州街上的王德志老兵也是九十多岁,半年前高血压引起脑血栓行动不便,只能坐在轮椅上,抗战时他是营部传令兵,部队起义后,他因父母年迈,解放军派人送他回乡务农,当过生产队长,还获得过城区办事处“老有所为”精英奖,当党员庞璇问他,能听懂我们的话就点点头,不行就摇头,他点了点头,大家开心地笑了。



难忘习水老兵的开朗乐观


去到习水县醒民镇马蹄村胡大德家,如果没有村委会主任王红带路,很难找,因为岔路太多,胡老家面对青松翠柏,风景很好,见到我们他马上立正,并一个军礼,看得出来,他活得自在开心,92岁了身手敏捷,活动自如,他比划着朝鲜舞,新疆舞的动脖子,还要上板凳表演踩高跷,被大家赶紧制止,据王红介绍,他屋子的外墙粉糊和地平费用就是村委会出了三万多元钱。



从习水县城关镇退休的谢庆昌老兵,生活没问题,只是在云南时妻儿失散,多方寻找未果,干女儿黄开英一直陪伴他30多年,老人脾气急,前些年还外出多次,最后还是回到她身边,他因肺气肿住院,我们买了礼品去看望他,他高兴的举起双手礼,让陪护的人赶紧打电话给干女儿,见到朴实忠厚的黄开英,我们放心了。



凤岗老兵的传奇故事


凤冈的曾庆平,危榜荣,符廷辉三位老兵中,曾庆平的经历最为传奇,他14岁被征兵参加抗战,由于年龄小,没经验,好几次差点中弹,幸亏广东兵及时救助,把他拉回战壕,1944年跟随部队到了云南,由于部队供给不足全身浮肿,走路缓慢掉了队,竟被报为牺牲,当时的凤冈国民政府还通知了家里,在志愿者没找到他前,凤冈县志记载也是牺牲,其实,曾庆平当时被人送进医院治疗,恢复后又跟随部队参加了松山战斗,抗战胜利后,部队开拔东北被俘后编入四野,参加了抗美援朝,他生性乐观,喜欢唱歌,见到党员们,大声唱起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现在他四世同堂,一大家子人,生活得十分幸福。



湄潭茅坪的杨传鼎老兵曾随新陆军在伊洛瓦里江参加过对日抗战,他身板硬朗,精神矍铄,听力很好,而谢朝良老兵则儒雅温和,一再叮嘱儿子,要招呼大家,吃了粗茶淡饭才能走。




余庆老兵的田园生活


余庆老兵陆大鹏最难忘的是抗战胜利后,到南京送别战友的合影,每次有人到家都要拿出来看,仿佛又回到峥嵘岁月,他曾跟随被称为抗日铁军的74军58师参加会战,他是司令部军乐队的吹号手,每当吹起冲锋号时,战友们全线出击,别提有多兴奋了。



张照龙,张照贵两位老兵是亲兄弟,都先后走上抗日前线,几十年过去了,张照贵依然保持着农民本色,每天都下地干活,他说很享受自家这种生活,走进他家院子,他抱着一大捆苕藤,正准备去喂牲口,大家纷纷与他合影留念,而他哥哥张照龙则去了市里儿子家。老兵田大金刚从医院回来,还是在儿子搀扶下,高兴和我们见了一面。



道真务川  遥远的慰问


由于道真务川路途遥远,老兵大都住在当地边远乡村,有时慰问一位老兵来回就要120公里,九支大多数党员第一次来到两县慰问老兵。当地志愿者都勇是成吉思汗第32代孙,形象高大威猛,车子在他的手里,就像奔驰的骏马,在高低起伏的山间,把我们震得一颠一颠,彭锡云老兵住在海拔较高的阳溪村儿子家,生活平静淡泊,正值午后彭儿媳用柴火做了一桌可口的农家饭,与老兵共进午餐,是几天奔波途中最快乐的休整;



家住县城,98岁的秦天明只有4000不到的退休工资,三个大点的儿女都六七十岁,且住在乡间,小儿子为照顾他,没有外出打工,还有两个读书的孩子,一家四口就靠请秦老工资,关键是还要租房,每年房租8000元。没有自己的住所,在老兵中还是个个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慰问名单中增加了他,大家商议为他争取一个廉租房名额。



务川95岁的田景宇最让大家心痛,他因为眼疾已经失明20多年,儿子就算外出打工,也要安排好他的衣食住行,现在两口子索性辞职回家照看,慰问中,胡嘉陵紧紧抱住老人,“应该给田老亲人般的温暖”,说这话时,她已经有些哽咽了。



杨昌亮老兵的农家小院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上去温馨和美。而王大刚老兵的儿子儿媳也是放弃打工,留在家中陪伴老人,离开时,王老动情的唱起了革命歌曲,送别大家。



永远值得记住和尊重


为期一周的活动,九支慰问小分队一行去到九个县区,看望了21位抗战老兵,行程两千多公里,大家欣慰地看到,经过社会各界人士的数年多方奔走努力,尤其是“老兵回家发起人”,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前理事长孙春龙带领基金会多方筹措,给农村抗战老兵每月1200元的“致敬金”,加上遵义市民政局,在贵州省率先为没有收入的抗战老兵每月发放至少600元以上补贴,从物质上极大提升了老兵生活保障。




慰问走访中,大家发现,尽管此前老兵生活相对贫困,但他们更在意荣誉和认可,这不,上月刚满百岁的向华清老兵看到挂在家中墙上“龙越”赠送的抗战锦旗歪了,用拐杖拨正,不慎摔倒骨折,就可见一斑。同时,每一位老兵和家人,都对民革九支不远千里,代北京民革赠送慰问金及北京师达中学生慰问品表示深深感谢。


是的,凡是在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的斗争中,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老兵们,永远值得我们记住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