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思想宣传 正文
纪念孙中山逝世94周年(附《总理遗嘱》)
作者:zymg 来源:遵义民革 日期:2019-03-12 阅读:299

94年前(1925年)的312日,孙中山先生肝癌不治不幸离世,享年59岁。

他出生时,英法联军侵华火烧圆明园的余灰还未散尽,席卷半个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刚刚平息,满清政府还试图通过洋务运动做最后的挣扎。

他离开那年,国共两党合作结成革命统一战线,广州国民政府正式成立,新民主主义革命初现曙光。

 

—— 鞠躬尽瘁的一生 ——

 

风雨沧桑的59年,上书李鸿章、组织兴中会、创建同盟会、领导辛亥革命、改组国民党、两度护法……直到去世前还在带病为国事操劳,孙中山先生的一生是鞠躬尽瘁的一生。

192410月,奉系军阀的张作霖和直系将领冯玉祥联合推翻曹锟为总统的直系军阀政权。冯玉祥、段祺瑞、张作霖先后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此时的孙中山先生已重病缠身,但为结束军阀割据局面,他仍长途奔波一个多月,扶病到达北京,直到19253月在北京去世。

弥留之际,在口述遗书《国事篇》中,他还依然把拯救中国、拯救民众放在心中。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有人回忆,孙中山临终前口中反复的说着:“和平、奋斗、救中国。”

 

—— 怀揣理想的一生 ——

 

从年幼时对洪秀全等反清人士产生崇拜,到寄希望于清政府改良主义,再提出“三民主义”走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革命道路,到最终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孙中山先生一生不断调整的理想,也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推翻帝制后,革命果实不断被篡夺,军阀割据民不聊生,先生理想不断碰壁。直到晚年,俄国革命的成功给他很大的鼓舞。他亲自制订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强调“今后之革命非以俄为师断无成就。” 

临终前夕,他再次把希望寄托于苏联,特地口授了《致苏联遗书》,“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

只是先生辞世不久,国民党便背叛了先生遗志,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 事业未竟的一生 ——

 

“自宜昌而上,入峡行,约一百英里而达四川之低地……急流与滩石,沿流皆是。改良此上游一段,当以水闸堰其水,使舟得以溯流而行,而又可资其水力”,“分级坝堰,改善航道,壅流发电”。

孙中山先生早在1918年撰写的《建国方略》“实业计划”中就提出了建设三峡水闸、开发长江水电的设想。

陈列在上海孙中山故居二楼走廊东面的《中国铁路全图》,是孙中山当年亲手制定的中国铁路规划全图。这个规模浩大的10万英里的铁路计划,在那个内忧外患的年代也注定只会出现在地图上。

当时有人在背后给孙中山先生起了一个不雅的外号“孙大炮”,说的就是孙中山雄心勃勃的国家建设计划。如今回味起来,令人唏嘘。

然而,先生终究可以了无遗憾,中国共产党人不仅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忠诚的合作者,也是最忠实的继承者。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取得民族解放,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向着振兴中华的目标坚定迈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那个先生日思夜想的三峡工程也在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六月一日下午开始蓄水发电,于2009年全部完工;到2016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4万公里;除此之外“建设西部”“开发浦东”“海南建省”“青藏铁路”这些在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施的计划,也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310日,孙中山病情持续恶化,神志开始昏迷。11日凌晨1时,孙中山在预立的遗嘱上补签了字。由于病重体弱,孙中山已无力握笔,不得不由夫人宋庆龄托着他的右手腕执笔。此后,孙中山呼吸愈发艰难,意识微弱,但仍反复呼喊:“和平,奋斗,救中国!”

1925312日,孙中山因肝癌医治无效,在铁狮子胡同行辕逝世。图为孙中山遗像。

1925312930分,壮志未酬的一代伟人孙中山停止了呼吸,享年59岁。

1925319日,孙中山灵柩由协和医院移往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社稷坛。图为各界群众齐集协和医院门前哀悼的情形。


1925224日,孙中山知道自己病已不治,就预立了《国事遗嘱》(又被称作《总理遗嘱》)《家事遗嘱》《致苏联遗书》三份遗嘱,对其怀有的革命理想和终生奋斗的事业进行了最后的概括和嘱托。大家耳熟能详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是北上现实所给予孙中山的深刻启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则是后人从其遗嘱中提炼出来的。

国事遗嘱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

最近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

家事遗嘱


余因尽瘁国事,不治家产。其所遗之书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庆龄,以为纪念。余之儿女已长成,能自立,望各自爱,以继余志。此嘱。 

致苏联遗书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大联合中央执行委员会亲爱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时转向于你们,转向于我党及我国的将来。

你们是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之首领。此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是不朽的列宁遗与被压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遗产。帝国主义下的难民,将藉此以保卫其自由,从以古代奴役战争偏私为基础之国际制度中谋解放。

我遗下的是国民党,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嘱咐国民党进行民族革命运动之工作,俾中国可免帝国主义加诸中国的半殖民地状况之羁缚。为达到此项目的起见,我已命国民党长此继续与你们提携。我深信你们政府亦必继续前此予我国之援助。

亲爱的同志,当此与你们诀别之际,我愿表示我热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将破晓,斯时苏联以良友及盟国而欢迎强盛独立之中国,两国在争世界被压迫民族自由之大战中携手并进以取得胜利。

谨以兄弟之谊祝你们平安!

“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尚余遗业艰难甚,谁与斯人慷慨同!”这是孙中山先生的哀悼革命烈士刘道一的一首诗,今天也让我们用这首诗来纪念孙中山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