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湄江水暖茶先香(散文)
作者:庞本驹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06 阅读:507

 

车到观光园的大门前停下,大家步行走进茶园。沿着古色古香的茶叶市场往前走。鹅卵石铺成的小街曲折地穿过两边整齐的茶叶销售门市部、茶叶展示平台,使人感到即将来临的茶叶销售热闹场景。到时候,少不了在各家的柜台前都烧着热茶,让人品尝。想一想那场景,都要被茶香醉倒了。

在交易市场的尽头,搭着露天舞台,容得下一二百人的广场正等待着新茶上市吸引来的客人。那一曲曲的茶歌、一幕幕的茶文艺演出,一定会将这深山里的茶园热闹得叫人不想离去。

也许是我们来早了,也许是春天还犹抱琵琶半掩面,故意逗着我们玩。我们只能望场兴叹,让想像满足好奇。

确实是因为气候的原因,茶园里还看不到一点绿色。走在茶园的大道上,虽然绿色未现,但那一望无际的茶陇,宽广得令人心旷神怡。所有人的照相机、手机都忙个不停,将那博大的场景收入百分之一秒的记忆里。

都是些知识分子,自然有很多话题。有人把茶园比作延伸远方的绿纱,轻盈飘渺,一望无际。我觉得这比喻过于纤巧。有人说是茶海,我觉得也不十分佳妙。确实,茶陇一浪一浪地向前延伸,无论是围着山堡一层层向上跃进,还是较为平坦地势的排列,都十分整齐、有序,令人赏心悦目,心情舒畅。特别是女士们,早就按奈不住到此一游的心情,跨进茶陇里留影。有的还挥动纱巾,呼唤旷野。有的借别人的红装或浅色衣服,青春一回。有的竟不是为了照相,只为在那茶陇间跑一回,饱餐大自然的恩赐。

我突然唔到:这那里是茶海,简直就是一页页飞动的五线谱,散落在各个茶陇间身着各式各样衣服的摄影者、奔走者,就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听那朗朗的开怀大笑,有轻松愉悦的女高声,也有浑厚的男中音,组成轻柔旷野的男女声大合唱。于是,老成持重的长者也乐得兴奋,再不愿当观众,跑进茶陇,为大自然的和谐充当音符。好多长年不开嗓的人,也振臂对着远方呼唤,意欲将茶园长风揽进怀里。不过,真正用心的还是那些业余的准摄影师们。他们可不像我们这等没有水平的人拿着手机随意拍照,为寻找一个理想的角度,再不讲什么绅士风度,或蹲或坐,或弯腰或半跪,极尽各种摄影的优美姿势,反倒成为这五线谱上神奇的重声符号、风景线上的又一道风景。

由此,我突然想起一首很陈旧的对联:天做棋盘星做子,何人敢下;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多少年来,这莫大的气魄成为人们表现天下无敌的经典比喻。可今天,全然不在话下。上天揽月已不成问题,弹拨这大地的的琴弦不知有多少人。那些种植园的茶工不是天天都在弹拨这大地的琴弦?就说眼前这些活跃在茶陇间的音符们,不是也在大地的琴弦上演奏,在这天地间抒发一个冬季蕴藏在心中的情感!

可还是有人感叹,可惜新茶没有出来,要不,摘几片丢进嘴里,品品春茶的芬芳,咽下这春天的惬意,再带回家收藏,让春意长留雅室。我却不感叹,虽然新叶没有出来,可春天已经来了,新叶不是很快就要登场了吗?齐白石有一幅画《听取蛙声一遍》不就是一个小溪的水里有若干蚵蚪在游动,一只青蛙也没有,但我们照样感觉得到蛙声在传响。

集合的喇叭响了,游兴未尽的男男女女终于走下五线谱,一步三回头地张望。有人还一个劲地叹惜,没有见到新茶。是的,新茶未见,但茶的芳香已让这上百人的队伍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