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党员风采 正文
为生命护航
作者:庞本驹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06 阅读:219

 

“血、血,我们需要血浆抢救危重病人!”遵义市血站的电话都快被几家医院的求救电话打爆了。一算需求量,要一万多毫升血才能基本解决这几家医院的需要。然而,血站告急,血库缺血,可一时间到那里去弄那么多血!有人提议立即开车到中心城区收集血浆,但根据经验,收获不了那么多血,真没办法,也只能收集多少算多少;也有人提议到机关、企业单位或部队去收集血浆,但都未与单位预约,这样匆匆开车去,影响不好。总之,血站的同志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而在这最紧急的时候,需要的是能很快收集到充足的血浆。在这紧急中,心中无数的血站领导想起了民革党员王意怀,决定电话与他联系,看看能否收集到1万毫升血,解决燃眉之急。

“没有问题,把车开来我们医院!”王意怀自信地回答。

遵义市血站的献血车向遵义县南北镇急驶,直奔王意怀的遵义利民医院。也许他们也没有把握能在那里收集到充足的血浆,也许他们还不知道,就在他们出发的同时,王意怀立即放下手里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献血的组织工作中。王意怀知道,医院的50名职工中,有的还不能献血,要保证收集到一万毫升血,必须动员社会的其他力量。他像一个指挥若定的指挥员,胸有成竹地向他平时联系的群体拨发求救电话。一时间,血站需要血浆的消息在各个群体中传播。当献血收集车刚在医院门前停稳,王意怀医院的职工和他联系的献血者已有序地排着队,将救命的血浆注入那一包包的血袋。待到血站的工作人员收摊时,收集的血浆远远超过需要的一万毫升!

像这样紧急的献血,王意怀组织了3次,每次都让血站的同志满意而归。

血是生命的源泉,离开它,生命就不复存在。当我们平静生活的时候,可能没有感觉到血的宝贵。但那些在生死攸关中挣扎的病人,每一滴血都是他们在阴阳界上的救星。

王意怀是医生,在医院里亲眼目睹急需输血的危重病人对血液的渴求。他也亲身体会到没有充足的血液抢救病人,只能无奈地摇头的那一时刻,内心是何等的不安和愧疚。他知道血液的重要,2008年就开始献血。有时到遵义进药,顺便也要到血站献血。一年下来,献血10多次。这些年来,总计献血超过一万毫升!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中华红十字会总会联合颁发的奉献奖金奖。

佛说,救人一命,如造九级浮图。王意怀的一万多毫升血,如果每个病人平均用一千毫升,他的血救了10多个人的命。那是多大的功德!

大灾有大爱,当病人需要血液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臂。这就是爱,是神圣与纯洁的壮举。

前苏联作家小托尔斯泰说;“一个人看起来平平常常,一旦面临严峻考验,大事也好,小事也好,他心中会升腾起一股伟大的力量——这便是人类的美。” 小托尔斯泰把这种“人类的美”称之为“俄罗斯性格”。

它何尝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性格,何尝不是我们民革人的性格!

人类对宏观世界的探索,由于宇宙飞行和太空科学突飞猛进而取得无数的突破,然而,对自身的认识,比如血,有认识上突破吗?科学的王国没有温情脉脉,它接纳求是,反对荒诞,它破除迷信,排斥恐惧。在生存的世界,血,很神秘,很可爱,很宝贵,令人崇拜;在死亡线上,血,也很恐怖。缺少它,后果不堪设想。人体美是什么?古希腊的艺术家把人体美体现在维纳斯一类的雕塑上。现代人看重的是人的脸庞、身材、气质、修养。如果我说,血液也是人体的美,会有人赞同吗?有,首先是那些需要输血的病人。他们眼中的血是希望之美、是生命之光。他们眼中的美源于那些奉献人的美,那就是献血者!

一个人身体里的血大约有4000毫升,王意怀献出了3个自己身体的血!

我在采访王意怀的时候,总见他微笑着,红光满面,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他自信,但不自负。不过偶尔也会有一点陶醉,特别是说到又去献一次血的时候。我见过王意怀输血的照片。他是那样地投入、轻松、微笑着若有所思,像在倾听什么,难道输血也有声音?是的,他听到了,那是生命的脚步声、命运交响乐。

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在于追逐名利金钱吗?车尔尼雪夫斯基说:“生命,如果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的永垂不朽了。”当你把自己宝贵的血液输入病人体内,挽救一个生命的时候,你就会听到那不朽的颂歌。

不过,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再怎么献也有个限度。只有动员更多的人来献血,才能保证血站有充足的血浆。要想打铁本身硬,自己的爱人都不献血,怎么说服别人。他的妻子覃素萍很懂得这个道理,也多次献血,总量超过4000毫升。

王意怀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每到一处就宣传献血的好处。县政协开会,他这个政协委员显得特别忙,除了交提案作发言外,就是寻找机会与政协委员交谈,询问人家的生活、平时的保健情况、回答一些病例需要注意的事项和处理方法,紧接着,便自然转到宣传和动员献血。整个会议期间,就没见他闲着,总是在与人接触。有委员开玩笑地说他是血站的“托儿”,收了血站的服务费,三句话不离献血。玩笑归玩笑,委员们还真把献血当回事,纷纷表示愿意加入他的联系群体,一旦需要,只管打电话通用。由于工作的原因,他的社会兼职较多:遵义县政协常委、遵义县工商联副会长、遵义县医药行业协会副会长、遵义市民营医疗机构理事、遵义市民革企业家联谊会理事、贵州省民革企业家联谊会理事、南白镇人大代表、南白镇商会执委。这些群体都是他的活动天地。他宣传献血出了名,也至于人们一看见他,便会自然想起献血,甚至把他看成献血事业的代言人。

他执著地宣传,动员了300多人献血。当然,动员献血并不一帆风顺,一说就成,常常碰钉子,吃闭门羹。

他有一个驾驶员朋友,在动员这个朋友献血时,就遭遇尴尬。几次交谈都没有成效。但他没有放弃,他知道,这个群众人数众多,如果能打开一个破口,将会增加更多的献血者。于是,在他与驾驶员朋友之间,出现这样一次精彩的谈话。

血站把献血者的血液拿来卖钱,还说血液有限。献点血不知道要吃好多营养的补品才可以补得起来。

“这你就不知道,献的血还要经过很多道严格的处理才能用。这一系列的处理就要花钱。至于补不补,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讲都用不着。输了血,还能促进它再生。”

“我是开车的,献血后,精神不好,怎么开车。”

“看你这身体,不要说献血一次,再多几次也不问题。”

“那不好说,真有恍惚,出事怎么得了。”

“你说到出事,我还得提醒你,很多人并没有献血,照样出事。但若是献过血,出事用血还有保障。献血400毫升,终身免费用血。”王意怀笑着对开车的朋友说:“你虽然能保证自己不出事,但谁能保证别人出事不祸及到你。真到那时候,你献过血,用血可有保证哟。”

话虽犯忌,却在理。

驾驶员朋友一想,是这个理。谁能保证自己吃五谷不生病,谁能保证那些马路杀手不祸及他人?“献!”驾驶员朋友终于被说服。

动员一个人要费这么多口舌,动员300多人,那工作量该是多少?

人有时候很好玩,很有趣,因为人的一生总会面临大大小小的选择,一次次经受精神上的纷扰和心理上的徘徊。于是,意志和品格的考验会排着队向你走来,恶作剧地、挑衅地看你怎么办?比如献血,说起来是件小事,却会让很多人的心理经受考验。也许你明明知道献血对健康人而言,不会伤害身体。但当你真要伸出手臂输血时,不免产生犹豫。

当有人称赞王意怀献血的功劳时,他总是说,在遵义还有人比我献血献得更多。最多的献血4万多毫升。比,在很多场合都有人用:比钱、比车比房子、比地位,比长得美、比……而他,比奉献。

 “血库必须有充足的血液储备,现在献血的人多起来,但我总是感到做得不够。”他在接受采访时总这么说。其实,这不仅只是他个人的谦逊,也是他对献血这件事的慎重考虑。也就是“危机感”。“危机感”是现代人的词语。而一千多年前的魏征宰相就提出“居安思危”,而我们的献血工作是不是也应该有这种精神。

41岁的王意怀献血那么多,从不感到因献血带来什么不适。他是遵义利民医院的法人代表,日常事务很多。可以说是个忙人。当我们去遵义县采访他时,车到途中,与他联系时,他又有急事要外出,我们也只好打道回府。后来终于采访到他。谈话间,他的手机不停地响,真是业务繁忙。采访只好中断。我说:“你这样忙,献血这样多,精神怎么样?”“没问题。”他挺了挺那中等身材,精力充沛地说:“整天都忙,但不疲倦。有空还要到健身房锻炼。”“你又要献血又要宣传,辛苦你了。”“说到辛苦,还是处理那些无理取闹的医疗纠纷。”

王意怀的医院有100多张病床,每天要为100多患者服务。即使这样,他还是尽力想法多为社会作贡献。2004年开业至今为患者全免、部分减免医药费用380余万元,参与自然灾害的捐资捐物,捐资助学大、中、小学生10人,每年助学费用20000余元。这也是在向贫困的人输血!

这就是王意怀,一个名符其实的生命护航人。